巴蜀網

 找回密碼
 免費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同板塊主題的 前一篇 同板塊主題的 后一篇
開啟左側
 樓主: 飄忽無罪|查看: 19491|回復: 93
[項目·工程

千里“南水”潤燕趙

 [復制鏈接]
54#
 小姑涼可愛 發表于: 2014-12-30 15:47:02|只看該作者

北京城區居民全部喝上江水 6水廠共接納127萬方

源自:法制晚報
  法制晚報訊(記者:耿學清)記者上午從市自來水集團獲悉,自12月27日上午10時南水北調中線江水正式進京后,經過三天的管道運行、水廠加工,目前已流進本市城區千家萬戶。經檢測,各水廠生產的自來水全部符合國家106項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供水管網運行平穩。
  市自來水集團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江水正式進京后,本市按照“由西向東、由南向北、逐漸擴大”的原則供水。據統計,截至28日24時,市自來水集團所屬的郭公莊水廠、第三水廠、第九水廠、田村山凈水廠、門頭溝城子水廠、長辛店水廠6個水廠共接納江水127萬立方米。
  市自來水集團客服中心96116共接到江水進京咨詢類電話13個,主要涉及居民所在地區是否為江水供應區域、居民能夠喝上江水的時間。
  為確保供水安全,市自來水集團制定了工藝運行、水質安全、管網保障等一系列供水保障方案;建立了與市政府相關部門、區政府、小區物業及公建產權單位的三級對接機制;加強對供水管網水質的動態監測,成立由200人組成的水質監測隊伍,對重點區域供水管網實時監測水質變化,確保讓廣大市民喝上安全水、放心水。
原文標題:城區居民 全部喝上江水 6水廠共接納江水127萬方 生產的自來水符合國家衛生標準)
53#
 遠方的雁 發表于: 2014-12-30 11:27:00|只看該作者
▲溫馨提示:圖片的寬度最好1800 像素,目前最佳顯示是 900 像素,請勿小于 900 像素▲

北京城區居民已全部喝上漢江水

源自:法制晚報
  法制晚報訊(記者:耿學清)記者從北京市自來水集團獲悉,自27日上午10時南水北調中線江水正式進京后,經過三天的管道運行、水廠加工,北京市城區和通州、大興、昌平部分地區、門頭溝城子地區的大部分市民已喝上江水,截至28日24時,市自來水集團所屬六大水廠共接納江水127萬立方米。經檢測,各水廠生產的自來水全部符合國家106項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供水管網運行平穩。
部分圖片、文章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見頁底)刪除
52#
 遠方的雁 發表于: 2014-12-29 18:27:01|只看該作者

北京兩天接南水127萬立方米 出廠水質均為達標

源自: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北京12月29日電(記者:尹力)北京市自來水集團29日通報稱,27日至28日兩天,北京共接納南水127萬立方米。目前,使用南水的6個水廠運行平穩,出廠水水質均達國標。
  通報信息顯示,自12月27日10時南水正式進京后,截至28日24時,北京市自來水集團所屬6個水廠共接納南水127萬立方米。其中,27日接納南水52.2萬立方米(14個小時),28日接納南水74.9萬立方米。經檢測,各水廠生產的自來水全部符合國家106項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供水管網運行平穩。
  北京市自來水集團客服中心共接到南水進京咨詢類電話13個,主要涉及居民所在地區是否為南水供應區域、居民能夠喝上南水的時間。
  據北京市自來水集團相關負責人介紹,12月27日,南水正式進京。自來水集團采用“由外到內、分時段、分區域、逐漸加量”為原則的供水調度方式,確保首都供水安全。在接納南水初期,集團所屬6個水廠將首批接納南水北調丹江口水庫水源,每日將有70萬立方米南水進入千家萬戶。
  南水進京初期,北京城區及門頭溝城子地區的大部分民眾都能喝上南水。由于城區主供水管線向通州、大興及昌平部分地區輸水,這些區域的民眾也能喝上南水。
  接納南水初期,北京市自來水集團每日接納南水水量為70萬立方米左右。根據水廠接水能力,以“由西向東、由南向北、逐漸擴大”的順序,科學合理調度,具體分3種方式接納南水。其中,郭公莊水廠、門頭溝城子水廠全部使用南水;田村山凈水廠、長辛店水廠以南水為主要水源,按照南水與本地水源1:1的配水比例供水;第九水廠、第三水廠按照南水與本地水源1:4的配水比例供水。
  此后,北京自來水集團將根據用水需求、水廠運行情況,逐步增加南水取水量,預計到2015年5月底,北京夏季供水高峰前,每日取用南水量將達170余萬立方米。
  據悉,為確保南水進京后的首都供水安全,北京市自來水集團已制定工藝運行、水質安全、管網保障等一系列供水保障方案;建立與政府相關部門、區政府、小區物業及公建產權單位的三級對接機制;加強對供水管網水質的動態監測,成立由200人組成的水質監測隊伍,對重點區域供水管網實時監測水質變化,并可隨時啟動應急預案,強化從源頭到龍頭的水質監測體系,確保讓民眾喝上安全水、放心水。 ●
原文標題:北京兩天接納南水127萬立方米 出廠水質均為達標)
51#
 天朝明志 發表于: 2014-12-29 00:47:00|只看該作者

環球時報:部分人批評南水北調等大工程上癮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通水到27日全線實現,漢江水于當日抵達工程的終點北京團城湖。這一天也是南水北調開工建設的12周年,而在此之前,該工程的論證過程長達50年。
  輿論對這一時刻沒有報以“敲鑼打鼓般的”慶祝,在今天的中國,質疑和反思總是來得特別快,一些人認為,這是中國的“進步”。
  “進步說”有其道理,但在通水的喜日子搞這種“進步”,還是不太厚道。漢江水到達北京的前幾天,互聯網上就有“通水即失敗”的分析文章廣泛流傳,吸引了公眾的注意力,一定程度上掃了供水沿線社會的興致。“進步說”強調,這種氣氛才是正常的,過去政府聽順耳話太多,現在需要質疑聲不斷撞擊“領導們”的耳膜。
  然而從河南到河北,再到京津,可不光有政府,還有數千萬從南水北調直接受益的廣大民眾。他們有理由快樂,中國全社會也有理由為這個大國創造工程奇跡的能力而驕傲。中國被種種問題纏繞著,成就和它們立竿見影的效果是社會正面情緒的重要源泉。
  我們想說,是什么讓快樂和展現自信變成了“鬼鬼祟祟”的東西,而只有憂患才可以“光明正大”?尤其是,質疑的發起者是些連身份都搞不清的網絡寫手和自稱懂行的人士,而相信南水北調遠遠利大于弊的,是院士,是支撐這個國家技術進步的主流科學家們。
  南水北調對生態的“破壞”肯定不是零。當中國人口已達13億多時,經常要面對的或許不是“無任何生態破壞”的理想方案,而是要尋找切合實際、副作用最小、性價比最高的解決辦法。從南方向北方調水,因此成了經濟社會諸多元素共同打造的“現實選擇”。
  我們有可能面臨了一些風險,但為解決北方的焦渴,認真對付那些風險就是值得的。南水北調得到的社會支持十分龐大,但這種支持沒有全部轉化成輿論。反對聲并不都是風險的反映,它們還與地域利益競爭,以及網上一些人“逢政府必反”的特殊情緒有關。
  如今所有大工程都會在互聯網上被“黑”,中國輿論場的這種階段性焦躁看來仍未過去。高鐵能從輿論的口誅筆伐中蠕活過來,算得上“驚險一幕”。有人認為,只有經歷了潮水般唾沫洗禮的高鐵“才是強大的”。如果使勁往那個方向想,這話也沒錯。
  有點累啊,這么一來,社會動員的方式似乎要來個大顛倒。任勞的必須任怨,休要期待輿論的鼓勵。輿論就是來挑做事人的刺的,那些人說“西方輿論就是這樣的”。
  然而我們從好萊塢電影里看到那么多英雄主義,西方國家領導人動不動就頒發獎章。美國航天飛機炸了2架,但美航天計劃自始至終受到的批評加起來,大概也沒中國高鐵在2011年7月動車事故后一個月內經歷得多。
  或許互聯網帶來了游戲規則的改變,當大工程的支持者們成了“沉默大多數”時,那些尖銳的反對聲應當被這樣對待:第一它們是聽得見的,第二它們是在很多時候“用不著搭理的”。否則,中國將成為被形形色色聲音和意見主導的國家,而不再是由“干實事”推動的社會。
部分圖片、文章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見頁底)刪除
50#
 小姑涼可愛 發表于: 2014-12-28 09:27:00|只看該作者

北京南水北調工程正式通水 現場泡茶供品嘗

源自:新華網

  昨日,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總干渠終點團城湖明渠,來賓見證開閘放水,北京市南水北調工程正式通水。新京報記者 薛珺 攝

  昨日上午10時30分,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總干渠終點團城湖明渠開閘放水,來自丹江口水庫的漢江水正式流入北京。“南水”年均將為北京送水10.5億立方米,除延慶外,其余15區縣可喝上“南水”。

十堰原水現場泡茶供品嘗
  昨日上午,在團城湖明渠,漢江水從閘門奔涌而出,浪花飛濺,將水面上原有的薄冰沖碎,流向不遠處的團城湖調節池。由于水流較快,在水面上形成了數個很大的漩渦。
  在通水活動上,北京市市長王安順表示,要用心地管好、用好這寶貴的南來之水,讓首都人民用上優質、安全、放心水,“我們將全力推進節水型城市建設,加強水資源優化配置,引導全社會珍惜、節約、用好每一滴水。我們將滿懷感恩之情,進一步深化區域合作,大力支持沿線省市共同發展,讓這一泓清水真正成為促進地區發展的友誼之水,造福人民的幸福之水。”
  在通水活動現場的一角,十堰市專門在此設置了一個品水區,將十堰市這個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核心水源區的水,裝瓶直接送到了現場。這些原水被燒開后放進大水桶,專門用來泡制武當山的茶葉。參與通水活動的居民代表王先生喝了一口說:“水的味道真不錯。”

北京每年增500多個昆明湖
  在接納“南水”初期,每日將有70萬立方米“南水”進入千家萬戶。城區及通州、大興、昌平部分地區、門頭溝城子地區的大部分市民都能喝上“南水”。
  為緩解北方地區水資源嚴重短缺狀況,南水北調工程于2002年起開建。其中中線工程南起丹江口水庫,經河南、河北流至北京,于本月12日正式通水。中線一期工程主要向京津冀豫供水,重點解決北京、天津、石家莊等沿線20多座大中城市的缺水問題,年均調水95億立方米。
  南水進京后,一期工程年均將為北京送水10.5億立方米,供給15個區縣,供水范圍將達6000平方公里,覆蓋平原區90%區域。來水占城市生活、工業新水比例將達50%以上。這意味著,北京未來一年將增加500多個昆明湖水量;全市人均水資源量可增加50多立方米。

◆ 點評
“南水”雖至 節水仍需加強

  水利專家表示,千里調水,來之不易,北京及沿線各地都需要加大節水力度,將“南水”高效用好。
  北京多年來缺水嚴重,但由于保障力度較大,大多數老百姓對缺水的感受并不深。北京市南水北調辦孫國升認為,江水進京后雖能提高北京城市供水保障率,卻仍不能完全解決嚴重缺水問題,全社會仍需“擰緊水龍頭”,同時有關部門也要加大節水宣傳,引導全社會珍惜節約用好每一滴水。
  北京師范大學水科學研究院院長許新宜說,隨著通水,北京及沿線各地都要進一步加強工業、農業、市政等領域節水力度,提高用水效率,在居民用水方面,仍然要加強生活節水,普及各種節水器具,例如沖廁所用6升抽水馬桶、關緊水龍頭、將洗浴時間與費用掛鉤等,節水從小事做起。

焦點
居民水價不會漲價

  北京市居民水價是否因為用上南水而“被調整”一直是眾多市民關心的問題。不少專家直言,南水北調成本增加,北京居民的水價可能會因為自來水中增加了南水的部分而提高。有專家稱,即使目前北京已實施階梯水價,但也只能基本覆蓋成本,其中還不包含調水成本。
  對此,北京市相關部門負責人明確表示,水價調整與北京使用南水并無必然關聯,北京居民不會因為全部或者部分使用南水而被單獨加價,北京市內仍將繼續實施境外水與本地水“同水同價”,即使水價調整也會按照價格調整程序進行,調整范圍將為整個北京市。
  北京市南水北調辦相關負責人表示,南水北調與水價沒有必然聯系,也沒有聽說近期水價要漲的消息。

南水水質達地表水Ⅱ類標準
  目前,北京市水資源監測平臺已實現水務、環保、衛計委、南水北調、地礦、自來水六部門的水質信息共享聯動,與沿線省市及南水北調中線局建立了聯合檢測機制。北京市環保局的監測數據顯示,進京南水達到地表水Ⅱ類標準,符合飲用水標準。據了解,北京持續12年監測南水,在了解水質的同時制定了30多套制水方案,具備處理南水的能力。
  另外,對于通水,有人擔心江水會出現“水土不服”的情況。本月初,郭公莊水廠利用南水北調中線通水實驗水源開展了郭公莊水廠試驗運行,供水范圍為豐臺、大興部分地區,涉及277個小區、56萬人,沒有集中發生水土不服的情況。而這還是采用100%南水北調江水。27日南水北調江水正式進京,會按照江水與北京本地水1:4比例稀釋,進一步降低各種風險。
  由于江水是首次進入北京自來水管網,供水區域內管線因鋪設年代不同、材質復雜,并不能完全避免新舊水源切換引起的局部、短期的“水黃”現象。市民如發現“水黃”,通過放水即可消除這一現象。
49#
 泡泡老忍者 發表于: 2014-12-28 06:27:01|只看該作者

院士回應“南水北調失敗”3大質疑

源自:新京報
  近日,一篇題為《南水北調通水即失敗》的文章在網上風傳,也讓不少人開始對這項經過50年研究論證和12年建設的工程表示擔憂。為此,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水科院水資源所名譽所長王浩日前接受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專訪,對網文中提及的“流速過慢”“泥沙沉積”“半道結冰”等三大質疑作出解答。 ●

質疑1

水速慢致調水目標難實現?

  回應:靠大黃鴨運動軌跡推算流速“不可靠”

  這篇網文稱,根據本月12日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通水當天電視新聞中“大黃鴨”的漂流速度,推算出“通水時的平均水流速度為每秒0.1米,輸水量為每秒22.4立方米”。由此文章推斷,南水北調真實水流量遠遠達不到設計指標,工程設計的“每年平均輸水量”95億立方米無法完成,并得出結論──“水流非常緩慢,證實工程完全失敗了”。

  王浩表示,靠“大黃鴨”運動軌跡推算水流速度“不可靠”,其結論“不科學、不準確”。他說,南水北調中線工程輸水基本上是自流輸水,主要依靠重力。中線干渠渠首陶岔到輸水終點北京團城湖之前落差約為100米。江水在輸送過程中要經過大量節制閘、分水口門、退水口門、倒虹吸還有渡槽等水利設施。這些都會增加輸水的阻力,使輸水水流慢下來。

  “根據我們的計算,南水北調的水面線有幾毫米的誤差,就會減少3至4個流量,這里面有一套非常復雜的控制系統,但總體來說輸水正常流速應是每秒1米到1.5米。”王浩認為,根據“大黃鴨”運動軌跡推算流速“不可靠”,因為不管水流流速多少,任何一個渠道斷面的流速分布都是一個“子彈頭”的拋物線狀,水面和水底的流速會慢一點,而渠道中心流速最快,“不能僅根據水面軌跡來推算流速,而要精確的水利計算”,否則就是“以偏概全”。

質疑2

泥沙沉積已徹底毀掉工程?

  回應:水庫及輸水干渠不存在“泥沙問題”

  “泥沙沉淀將毀了南水北調中線工程。”該網文稱,丹江口水庫的水來自漢江上游的陜西,“水流湍急,泥沙極大”,汛期之后丹江口的水因攜帶大量泥沙很渾濁,不能馬上放水進入南水北調干渠,需要幾個月在水庫里沉淀干凈,再放清水入干渠,但南水北調工程指揮者馬上放水入干渠,使得渠道淤滿污泥,“這個錯誤的決策,不幸已經徹底毀了整個南水北調中線。”

  對此王浩回應:丹江口水庫及南水北調中線輸水干渠不存在“泥沙問題”。

  王浩表示,說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有“泥沙問題”是“無稽之談”。他解釋說,長江本來含沙量就很低,每立方米約為1公斤。漢江又是長江最大支流,比長江的含沙量還低。特別是近年來,陜西安康、商洛、漢中等地大力推進水土保持,使得漢江含沙量再次減少。

  “漢江匯入丹江口水庫后泥沙會進一步沉淀,再加上中線工程取水口是從水庫表層取水,而輸水渠道都是混凝土襯砌,最后進入水渠中的泥沙可以說‘極其少’,水很清澈,根本不存在泥沙淤積的問題。”

  而南水北調中線干渠全線也采用全封閉立交設計,不與沿線河流、溝渠等發生關系。總干渠兩側還劃定了水源保護區并進行生態建設,確保沿線河道泥沙不進入總干渠。

質疑3

半道結冰會影響南水北送?

  回應:冰期輸水問題已制定應急預案

  南水北調中線總干渠全長1000多公里,沿途氣候差別很大。冬季往寒冷的北方送水,是否會“半路結冰”影響江水北送?該網文推斷,在每秒0.1米的水流速度下,輸水渠道將降溫到冰點,接觸空氣的水面會首先結冰,使水無法流至北京。“整個渠道的水基本停止流動,冰凍成一塊,脹壞渠道、涵洞、渡槽,徹底破壞工程。”

  王浩表示,國家已充分考慮冰期輸水問題并制定應急預案。他說,冰期輸水是南水北調建設中要解決的重要水力學問題之一。“國家在十一五科技支撐計劃時就專門研究了冰期輸水的問題,針對結冰期、冰封期、化冰期三個階段輸水都做了詳細論證和充分預案。”

  “比如在結冰期我們會適當加大水的流量,讓水位高一點,冰蓋在上面,而下面則有足夠空間走水,有很詳細的措施,專門經過國家論證并驗收通過。對冰壩、冰塞等緊急情況也都做了應急預案,比如通過攔冰索等除冰設施,保障沿途水流通暢。”王浩解釋說。

  對此,北京市南水北調辦表示,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冬季也能輸水運行,只是會受到河南安陽以北明渠段水流表面結冰影響,輸水能力會降低到正常情況的60%,但不會因結冰而影響南水北送。
原文標題:“南水北調失敗”?院士回應三大質疑
部分圖片、文章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見頁底)刪除
48#
 泡泡老忍者 發表于: 2014-12-28 06:27:01|只看該作者

南水北調水源地居民:望北方人珍惜北調水

源自:京華時報
  昨天上午10點30分,在南水北調中線總干渠末端北京團城湖明渠,隨著閘門打開,清亮的江水奔涌而出,沿一段長885米的明渠,涌向頤和園團城湖。

  歷經15天水程、1000多公里北上跋涉,漢江之水終于抵達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終端北京。這一天,正好是南水北調工程開工12周年。經50年研究論證,12年艱辛建設,昨天下午,經過水廠加工的南水版自來水陸續流入北京城區居民家中,北京,終于盼來了“南來之水”。

  04-05版文字綜合京華時報記者潘珊菊龔棉劉雪玉新華社

■ 現場

南水正式進京解缺水之愁

  昨天早上,距離頤和園不遠的北京團城湖明渠廣場沒有喧天的鑼鼓,沒有紅彤彤的氣球,但現場洋溢著對南水到京的興奮。當天,“夢圓南水北調建設美麗北京”迎江水活動在這里舉行。

  10點半左右,隨著市長王安順宣布“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北京市通水成功”,明渠取水口正式開閘。清澈的江水從閘口迫不及待地奔涌而出,沖破薄冰,一路傾瀉,奔向遠處的頤和園團城湖。在那里,它們將被分入市內各大水廠,再進入北京的千家萬戶。人們圍聚在渠道兩岸,爭相觀看、拍照,興奮異常。

  從1952年提出“借水”設想,到62年后夢想成真,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砥礪奮進一甲子,江水北送、南北調配的調水夢終于變為現實。此后,北京民眾將同南方共飲一江水。

  “南水北調工程在經濟、社會、生態等方面都具有重大意義。南水到達北京,標志著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全面實現通水目標。”國務院南水北調辦主任鄂竟平說。

  豐臺區市民代表鄭學峰說,“小時候北京的河里有很多水,但幾十年過去,城市發展了,北京卻缺水了。”“南水這么來之不易,我們除了要感謝庫區和沿線居民的犧牲,更要格外珍惜每一滴水。”

  王安順表示,要用心地管好、用好這寶貴的南來之水,讓首都人民用上優質、安全、放心水,“我們將全力推進節水型城市建設,加強水資源優化配置,引導全社會珍惜、節約、用好每一滴水。我們將滿懷感恩之情,進一步深化區域合作,大力支持沿線省市共同發展,讓這一泓清水真正成為促進地區發展的友誼之水,造福人民的幸福之水。”

十堰原水進京泡茶供品鑒
  昨天在活動現場,兩個品水區格外受到歡迎。這是湖北省十堰市專門在此設置的,是將十堰原水經過裝瓶,直接送到了北京通水活動的現場。

  來自十堰的這些原水被燒開后放進大水桶,泡茶供人品嘗。

  “一想到以后在北京,就能也喝上這么優質的水,就打心眼兒里高興,也對水源地、建設者們充滿了感激”,活動現場,人們端著杯子,細細品味十堰水。

  八一電影制片廠廠長黃宏也端起南水北調進京江水沖泡的清茶品嘗。此前,由北京市委宣傳部、八一電影制片廠、北京市南水北調辦等聯合出品的反映南水北調工程的現實題材電影《天河》已經在京放映。

  老人為老上級見證勝利時刻

  活動現場,兩位老人格外引人注意,在宣布通水成功后,他們的激動之情溢于言表。記者了解到,他們均已退休,之前曾在北京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工作,在他們幾十年的工作經歷中,南水北調的工作是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老人唐炳華為了見證這一時刻,早早從家趕到了活動現場。“我今年已經74歲了,我當年的領導如果仍然在世,也有90多歲,這項工作從他們那里就開始著手進行的”。老人深情地回憶,在老領導住院彌留之際,也曾握住他的手,表示對南水北調工程完成的期待,“如今,我幫他見證了這一刻,這是我們幾代人努力的成果”。

  現場,老人還特別找到了來自湖北的媒體,向他們致謝。“我為南水北調工作了幾十年,如今水到了北京,我就作為北京人謝謝你們!”

■ 釋疑

來京南水供15區縣為發展減壓

  北京市南水北調辦主任孫國升介紹,江水進京后,一期工程年均將為北京送水10.5億方,供給15個區縣,供水范圍將達6000平方公里,覆蓋平原區90%區域。來水占城市生活、工業新水比例將達50%以上。

  這意味著,北京未來一年將增加500多個昆明湖的水量;全市人均水資源量可增加50多方。“這將有效緩解北京水資源壓力,提高首都供水安全保障度。”孫國升說。

  近10年來,北京以年均21億方的水資源量,維持著36億方的用水需求,人均水資源僅100方左右,是全國人均的1/20,世界的1/80。

  北京城市發展和人口增長對水的需求在不斷增加。新中國成立初期,北京人口僅400萬,如今已增至2100多萬,僅居民用水就增長了9倍。

  由于嚴重超采地下水,與1998年相比,北京平原區地下水位下降了12.8米,每年地下水下降近一米。

  “因為嚴重缺水,北京的可持續發展面臨很大的危機,必須靠外援來支撐,而調水是唯一的選擇。”北京市水利規劃設計研究院副院長張彤說。

  北京已制定用水計劃,2014年底至2015年10月,計劃調水8.18億方,在通水首年即達到分配水量的77%。

■ 南水供應將分時分區逐漸加量
  北京市自來水集團新聞發言人梁麗介紹,為確保用好南水,市自來水集團將采用“由外到內、分時段、分區域、逐漸加量”為原則的供水調度方式,確保供水安全。接納南水初期,自來水集團所屬6個水廠將首批接納南水北調丹江口水庫水源,每日將有70萬方南水進入千家萬戶。

  南水進京初期,郭公莊水廠、第三水廠、第九水廠、田村山凈水廠、門頭溝城子水廠、長辛店水廠正式接納南水。城區及門頭溝城子地區的大部分市民都能喝上南水,因城區主供水管線向通州、大興及昌平部分地區輸水,這些區域的市民也能喝上南水。

  在接納南水初期,郭公莊水廠、門頭溝城子水廠全部使用南水,郭公莊水廠每日取用南水20萬方,門頭溝城子水廠每日取用南水4.3萬方。

  田村山凈水廠、長辛店水廠以南水為主要水源,按南水與本地水源1:1的配水比例供水,田村山凈水廠每日取用南水量為15萬~20萬方,長辛店水廠每日取用南水量為2萬方。

  第九水廠、第三水廠按照南水與本地水源1:4的配水比例供水,第九水廠每日取用南水24萬~27萬方,第三水廠每日取用南水6萬方。

  市自來水集團表示,他們將根據用水需求、水廠運行情況,逐步增加南水取水量,預計到2015年5月底,夏季供水高峰前,每日取用南水量將達170余萬方。

■ 保障

南水經8關進萬家

  南水進京了,如何讓百姓喝上清潔衛生的南水?京華時報記者昨天來到北京城區最先接納南水的新建主力水廠郭公莊水廠,了解先進的水廠制水工藝流程,探訪自來水集團為迎接南水做的準備工作。

  據了解,在運行初期,郭公莊水廠取用南水量為20萬方/日,北京南城豐臺區、大興區的部分市民率先喝上南水。該水廠供水區域范圍為東至成壽寺路,西至樊羊路,南至大興黃村,北至南三環。郭公莊水廠將逐步增加南水取水量,最終日供水能力將達到50萬方。

  8道工藝保南水清潔

  郭公莊項目辦副主任陳有軍介紹,作為新世紀以來北京中心城區首次新建的大型現代化水廠,郭公莊水廠一期工程于2012年4月20日正式動工,2014年9月30日具備了通水條件,工程包括引輸水工程、凈配水廠工程及配套工程,新建輸水管線4.6公里。

  南水進入郭公莊水廠后,將依次通過格柵間、提升泵房、預臭氧接觸池、機械加速澄清池、主臭氧接觸池、炭砂濾池及紫外線消毒車間進行常規處理、深度處理和消毒。經過8道工藝處理后,完全符合國家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的自來水最終將被輸送到市政大管網中,流進千家萬戶。

  “郭公莊水廠還將規劃建設二期、三期工程,使該水廠遠期日供水能力達到100萬方。”陳有軍說,水廠一期的建立使北京城區能夠處理南水北調水源的水廠增加,同時,改變了北京城區水廠分布的格局,使城區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均有大型主力水廠,城區供水壓力更加均衡。

■ 跟蹤監測水源12年
  北京市自來水集團新聞發言人梁麗表示,自來水集團對丹江口水庫水源進行了長達12年的跟蹤監測,并于2011年5月在丹江口水庫建立了試驗基地。丹江口水庫水質優良,與密云水庫水質相似,其水質指標符合《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Ⅱ類標準,滿足飲用水水源水質要求。

  郭公莊水廠除采用常規工藝處理外,還采用了臭氧和活性炭、紫外線消毒等國際先進的深度水處理技術,是目前國內制水工藝鏈條最為完整的現代化大型水廠。丹江口水源經水廠處理后完全能夠達到國家106項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市民可以放心飲用。

  在炭砂濾池,梁麗告訴記者,“這些凈水處理工藝不僅提高了水處理效率,確保了出廠水水質安全優質,而且節省了占地,節約了投資,達到了技術性與經濟性的最佳組合。”此外,郭公莊水廠運用的紫外線消毒工藝在國內規模最大,整體水處理工藝鏈條根據原水水質情況,可組合、可跨越,提高了應對原水水質復雜化的能力。

■ 郭公莊水廠制水工藝
  第1道在格柵間,去除水中直徑超過1厘米的雜質。

  第2道投加次氯酸鈉和粉末活性炭預處理,預投加次氯酸鈉用于殺滅藻細胞、微生物;預投加粉末活性炭用于去除溶解性有機污染物及水中異味。兩種預處理措施根據原水水質情況啟動運行。

  第3道采取預臭氧凈水工藝,氧化、分解水中溶解性的有機物,殺滅或抑制藻類、原生生物的繁殖,改善混凝條件。

  第4道在機械加速澄清池,主要去除水中的懸浮顆粒物。

  第5道在主臭氧反應池,進一步氧化去除有機物。

  第6道在炭砂濾池,進一步吸附和過濾水中的有機物和難以沉淀的雜質。

  第7道在紫外車間,進一步去除水中的微生物。

  第8道再次投加次氯酸鈉,確保水中具有持續的殺菌、消毒作用。

■ 人物

吃水人 這么多年,終盼來南水

  “來,一起嘗嘗南方千里之外的水泡的茶如何?”昨天,住在大興區西紅門鎮興海家園日苑的70歲老人羅克儉打開了水龍頭,水龍頭一開,噴射出的南水打在老人的手上,水花四濺。

  “水流很沖,水壓比以前提升了許多,這么多年了,北京人終于盼來了南水。”說起北京的水,老人感觸頗深,在他記憶中,上世紀50年代,北京并不缺水,每到夏秋季節,一下雨水都可以沒到膝蓋,他和伙伴們上學經常是趟著水走過去,到了60年代末期,感覺北京的雨越來越少,很多河段開始慢慢枯竭,同時,伴隨著城市的發展,人越來越多,水的消耗量也越來越大,地下水水位下降非常嚴重,北京開始發愁,“南水北調工程干了這么多年,現在終于完成了,老百姓對缺水的恐懼可以緩解了。”

  “水不僅維系著民生,還和國運有直接聯系,我們要為子孫后代著想。”對于未來,羅克儉希望生活在優越環境下的年輕人能夠樹立節水意識,南水雖然來了,但北京水資源仍然要節約著使用,這樣才算對后代負責任。

  曾經在艱苦條件下生活過的老人,已經習慣過節儉的日子,對于節水,他身體力行,家里兩口人一個月用水四五噸,每次用過的洗臉水和洗菜水都會用臉盆先儲起來,之后將這些水進行二次利用,沖馬桶或者澆花,“這樣不僅節約了家里的開支,也是造福后代,我們要把水當成最珍貴的東西來利用。”

  建設者 得平平安安把水送到家

  沿北五環向東,至廣順橋向東五環南下,如果留意,就會發現路旁南水北調東干渠工程的醒目標識。

  在這里,38歲的項目部總工劉峻偉已經和同事們一起奮斗了3年。昨天,跋涉千里的漢江水終于進京,這讓劉峻偉感慨萬千。“南水北調是國家的民生工程,作為建設者,咱得平平安安把水送到家,才不辜負水源地老百姓給送的這一汪好水。”

  東干渠工程擔負著江水進京后向北京第八、第十、通州、亦莊等水廠輸水的重要任務。2011年8月,劉峻偉來到東干渠項目部,開始了他與南水北調工程的“不解之緣”。

  東干渠輸水隧洞建設之地交通復雜,9條高速公路、15座特一級橋梁、9條軌道交通、4條鐵路、幾十條等級公路以及600多條地下管線成為隧洞必須“冒險”穿越的最大障礙。

  要在不影響正常交通運行條件下,在地下開掘輸水隧洞,并成功穿越風險源,不能有絲毫震動,是項龐大復雜的工程。去年5月底,經周密設計,反復試驗,精密計算,晝夜值守,項目部與施工單位終于實現了首個風險源──京津城際鐵路130米的成功穿越。

  工程保質保量的背后是不為人道的辛酸。去年施工高峰期,恰逢母親患腦梗急需陪護,他只好白天上工地,晚上去重癥監護室陪守母親,電話一響又得趕往工地。

  “這幾年因為南水北調工程,對家里虧欠很多,但既然做了這個工作,就要把它做好,都是為大家吃上好水。”劉峻偉說。

  這位年輕的總工笑著說:“當年三峽工程我沒能趕上,現在能參加南水北調這一世紀工程,我感到光榮,將來回憶起來,也是人生精彩的一頁。”

■ 老移民 調水不易,望人們珍惜
  南水進京了,國務院南水北調辦主任鄂竟平感慨地說,“最讓我們心存感謝的還是42萬移民兄弟姐妹,甘甜的長江水飽含他們的奉獻,是他們舍小家、為大家的壯舉保障了南水北調的成功。”

  丹江口市涼水河鎮江口村的湯明榮就是移民中的一員,歷經三次搬遷。1958年9月,丹江口大壩破土動工,7歲的湯明榮一家搬離惠灘河村的茅草屋,之后,湯家搬到了更偏僻的山包上。2010年3月,隨著丹江口庫區大規模移民搬遷啟動,湯明榮再次搬遷,如今湯明榮的新家是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

  “這一輩子都圍著南水北調轉,終于等到丹江口水庫的清水流進北京。為了調水都不容易,希望北方的人們珍惜用水!”得知漢江水正式進入北京的消息后,58歲的移民葉明成頗有感慨。

  葉明成是十堰丹江口市均縣鎮關門巖村的老移民,人稱“養魚大王”。為了南水北調,他兩次移民。前不久,為確保水庫水質,家中100多個養魚網箱也被取締,他也提前上岸“退休”。

  56歲的張聲均在丹江口市江北橋頭開了一家農家樂,生意紅紅火火。3年前,一家為了南水北調外遷到襄陽市谷城縣,但“忘不了這從小看大的一庫清水”,他將新家的土地流轉出去后又回到庫區“再就業”。

  “北方人能喝上丹江口水庫的水真的不容易,希望他們能好好珍惜!”望著一庫清水,張聲均輕聲說。
原文標題:62年北京終享“南來之水”
47#
 西蜀教師 發表于: 2014-12-27 17:47:00|只看該作者

天津市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正式通水

源自:新華網
  新華網天津12月27日電(記者:孫洪磊)27日上午,長江水抵達南水北調中線天津市內配套工程的第一站──曹莊泵站,流向天津濱海新區的津濱水廠,并從這里進入天津的千家萬戶。
  記者站在泵站水閘處看到,盡管天津室外溫度很低,但經過千里跋涉的長江水水面并無結冰,平緩流動。
  天津市自來水集團總工程師何文杰說,為保障各水廠切換平穩過渡、安全運行,引江水進入天津后,將在各家水廠分階段、分步驟實施水源切換,其中,位于濱海新區的津濱水廠目前已經率先切換,該水廠覆蓋的天津市東麗區、津南區及濱海新區部分區域的市民從當前開始最先喝上長江水。至2015年春節前后,天津中心城區廣大市民都將喝上長江水。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建成通水后,天津將有引灤入津和南水北調兩條水源,水資源短缺的局面得到緩解。”天津市南水北調辦公室主任朱芳清說,“新的供水格局,為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生態文明建設和群眾生活水平的提高,提供更可靠的水資源保障。”
  天津是資源型嚴重缺水地區,水資源短缺、單一、脆弱問題突出,始終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制約性因素。天津也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主要受水區之一。
  記者了解到,2006年6月,天津市在中線工程沿線各省市中率先啟動了南水北調配套工程建設,截至目前,直接承接引江水的天津中心城區供水工程、爾王莊水庫至津濱水廠供水工程、濱海新區供水工程、西河原水樞紐泵站、西河原水樞紐泵站至宜興埠站原水管線聯通工程等5個骨干輸配水工程已全部建成,累計完成投資79億元,并如期迎來了清澈的長江水。
  朱芳清介紹,引江之水來之不易,天津市將加強水資源管理,落實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合理配置水資源,同時強化水生態保護,高效、節約用水,把水用好、用活、用足,讓寶貴的引江水促進發展、提升環境、改善民生。
部分圖片、文章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見頁底)刪除
46#
 泡泡老忍者 發表于: 2014-12-27 14:47:00|只看該作者

北京因南水北調一年增加500個昆明湖水量

源自: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12月27日電(記者:魏夢佳、陽娜)27日上午,在南水北調中線總干渠末端北京團城湖明渠,隨著閘門打開,清亮的江水傾瀉而出,沿一段長885米的明渠,涌向頤和園團城湖。
  歷經15天水程、1000多公里北上跋涉,漢江之水終于抵達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終端北京。這一天,正好是南水北調工程開工12周年。經50年研究論證,12年艱辛建設,北京,終于盼來了“南來之水”。
  “南水北調工程在經濟、社會、生態等方面都具有重大意義。‘南水’到達北京,標志著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全面實現通水目標。”國務院南水北調辦主任鄂竟平27日在北京市南水北調工程通水儀式上說。
  北京市南水北調辦主任孫國升介紹,江水進京后,一期工程年均將為北京送水10.5億方,供給15個區縣,供水范圍將達6000平方公里,覆蓋平原區90%區域。來水占城市生活、工業新水比例將達50%以上。
  這意味著,北京未來一年將增加500多個昆明湖的水量;全市人均水資源量可增加50多方,若以10升桶裝水計算,人均可增加5000桶水。“這將有效緩解北京水資源壓力,提高首都供水安全保障度。”孫國升說。
  北京市市長王安順表示,千里調水,來之不易。北京將滿懷感恩之情,用好、管好寶貴的“南來之水”,全力推進節水型城市建設,優化水資源優化配置,引導全社會珍惜節約用好每一滴水。
  為緩解北方嚴重缺水狀況,南水北調工程于2002年開建。其中線工程于本月12日正式通水,主要從鄂豫交界的丹江口水庫引水,經河南、河北,基本自流至北京,全長1276公里。中線一期工程主要向京津冀豫供水,年均調水95億方。
45#
 遠方的雁 發表于: 2014-12-27 12:47:00|只看該作者

天津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正式通水

源自:新華網
  新華網天津12月27日電(記者:孫洪磊)27日上午,長江水抵達南水北調中線天津市內配套工程的第一站──曹莊泵站,流向天津濱海新區的津濱水廠,并從這里進入天津的千家萬戶。
  記者站在泵站水閘處看到,盡管天津室外溫度很低,但經過千里跋涉的長江水水面并無結冰,平緩流動。
  天津市自來水集團總工程師何文杰說,為保障各水廠切換平穩過渡、安全運行,引江水進入天津后,將在各家水廠分階段、分步驟實施水源切換,其中,位于濱海新區的津濱水廠目前已經率先切換,該水廠覆蓋的天津市東麗區、津南區及濱海新區部分區域的市民從當前開始最先喝上長江水。至2015年春節前后,天津中心城區廣大市民都將喝上長江水。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建成通水后,天津將有引灤入津和南水北調兩條水源,水資源短缺的局面得到緩解。”天津市南水北調辦公室主任朱芳清說,“新的供水格局,為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生態文明建設和群眾生活水平的提高,提供更可靠的水資源保障。”
  天津是資源型嚴重缺水地區,水資源短缺、單一、脆弱問題突出,始終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制約性因素。天津也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主要受水區之一。
  記者了解到,2006年6月,天津市在中線工程沿線各省市中率先啟動了南水北調配套工程建設,截至目前,直接承接引江水的天津中心城區供水工程、爾王莊水庫至津濱水廠供水工程、濱海新區供水工程、西河原水樞紐泵站、西河原水樞紐泵站至宜興埠站原水管線聯通工程等5個骨干輸配水工程已全部建成,累計完成投資79億元,并如期迎來了清澈的長江水。
  朱芳清介紹,引江之水來之不易,天津市將加強水資源管理,落實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合理配置水資源,同時強化水生態保護,高效、節約用水,把水用好、用活、用足,讓寶貴的引江水促進發展、提升環境、改善民生。
部分圖片、文章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見頁底)刪除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免費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 2002-2020, 蜀ICP備12031014號,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20-2-11 10:21,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7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同板塊主題的 后一篇 !last_threa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波克捕鱼老版本下载